地下浅眠

【谢李】以前的段子发来存档

记大战七天七夜后,扎头发那段是 @久歌 太太的梗,太太的图太美了,话说我还买了太太的谢李本

ooc,私设



痛快淋漓的一场大战后,两人都筋疲力尽的并排躺在草地上,安静的看着天空。


两人都没有讲话,李逍遥是因为真的累了,而且发泄一场后,心情大好不想说话,至于谢沧行为什么也不说话,鬼知道,李逍遥表示,他从来看不透他这个师弟。


他不看别人可不代表别人不看他。


谢沧行转头看了他好大一会,发现他这个师兄果然皮相不错,看了这么久,还是那么好看,不怪乎那些师妹总找理由去看他。看着李逍遥因为刚才一战散落下来的头发,手指不觉有些痒痒,“师兄,你头发散了,我帮你束起来吧。”还附带一个笑脸,李逍遥怎么看,都觉得好像有条尾巴在自家师弟身后摇来摇去,但想想,反正自己不想动,就坐起来,半靠在他身上,随他去了。


但是,“你要是扯疼了,那酒就全归我了。”,李掌门表示对这家伙不能太好。


谢沧行嘴咧得更大了,一边迫不及待的握上了那把青丝,心里感叹,果然和想象中一样舒服啊,一边还不忘回嘴,“放心嘞,客官,小人手艺好着呢。”一句话说的不伦不类的,听得李逍遥好笑,“就你那粗手粗脚,还手艺,别伤了我好不容易养好的头发,我可还要靠着这样子去山下佘酒呢”


“嘿,我就说呢,为什么山下酒馆那小姑娘,见到你就可以赊账,我就不行。”一手摸了摸自己那头发丝粗硬的微卷马尾,发现还真是不如师兄的好摸呢,“其实师弟我觉得啊我这发型还不错,省事。”


李逍遥一听就笑了,反手抓住谢沧行的马尾拽拽,“就你这,还有发型?还不如剃光算了。”


谢沧行也不反抗,随他拽,看着他几乎靠近自己怀里的头,见他没有转身,便继续把玩着那捧青丝,手感顺滑,真不想放手。嘴上随口答道:“那可不行,师兄这头秀发剃了太可惜了。”


“嗤,别用那么娘的词形容我,还有,谁说我要剃头的?”


“你是我师兄,我剃不就是你也要剃。”


“当你师兄真是到了八辈子霉。”李逍遥话里叹气,嘴角却勾了上来。


谢沧行掰指一算,前八世倒霉加这一世,九世,再下一世十世,不由大笑,“那启不是以后生生世世都会遇到我?那敢情太好了。”


李逍遥一副被他打败的样子,“懒得和你贫,还没摸够,不会我自己来。”说着就抬手向脑后摸去,谢沧行眼疾手快,抓住他的手,一叠声的道:“马上好,马上好,你急什么。”说着无声地叹了口气,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好了。”谢沧行左右看看,满意的点头,然后伸手去捞一旁的酒,“掌门师兄,我突然想起有急事,先走一步。”


“等等,你能有什么急事?”李逍遥按住谢沧行的手,叫“掌门师兄”就没好事,你又干了什么?李逍遥狐疑的看着谢沧行。


“哪有,我这不是着急了吗?”谢沧行咧嘴一笑,努力将自己的表情控制在憨厚上。


李逍遥眯了眯眼,憨厚的谢沧行,果然不对劲,迷惑的抬手摸摸头,他又干……等等,原·来·如·此


谢沧行绝望地看着他家师兄抬手,糟糕,还没来得急逃走。


“万剑诀!”“哇,明明小忆如很喜欢的。”


远处山村的樵夫抬头,看到森林上空惊起一群飞鸟。


那天最后的结局是怎么样,李逍遥已经忘了,只记得打翻了送了地的酒,和难得畅快起来的心情。


评论(2)
热度(5)

性格和ID一样,一直潜水,很少上岸,较害羞
为了练笔和希望找到小伙伴
资深腐女,喜欢黑花、瓶邪、锦策、策瑜、鼠猫、谢李、彰韬、all红、叶蓝、江周、韩张、双花、双鬼
最近迷上全职高手
欢迎指^^

© 地下浅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