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浅眠

【叶蓝】史密斯夫夫 02

是的,我决定就叫这个名字了,你们都不帮我想

ooc,AU,设定奇多



“快起床快起床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起床小蓝河快起床快起床再不起床,我就去掀你被子了……”一段绝对不适合当闹钟铃声的特制闹钟铃声响起。就算一只修长的手“pia”的关掉闹钟后,“了了了了了了……”的回音也好像还在空旷的室内回荡。

 

五分钟后,蓝河蒙着被子坐起来,满脸的不情愿。昨天和那个人聊晚了,直到6点钟才分开回家,只睡了两个半小时,困死了。

 

又两分钟过去,一直半眯着眼快睡着的蓝河突然睁开眼睛,干脆利落地掀开被子,冲去浴室洗漱,路上还顺手按开了热水壶。早晨清冷的气氛因为水壶的咕噜咕噜声开始热闹起来。

 

蓝河站在浴室的镜子前,边刷牙边开始考虑昨晚没空想的事,那个自称俊朗的人是谁,虽然来到第十区不过一个月,但大致信息库已经建好,因为对赛车的喜爱,蓝河自认第十区的赛车界没有自己不知道的,昨晚那个人的技术,从外圈过弯的胆大心细,以及,那辆应该还未上市的哈雷新款,特别是后来谈话时,作为专业人士他一个字也没套出来,那个俊朗绝对不会是个普通人。看来信息库要更新了。镜子里的蓝河眯了眯眼。

 

把自己打理好后,时间不多了,蓝河从浴室出来边走边脱,走到床边正好扯下身上的睡衣,快速套上前一天准备好搁在床头的西服。

 

给自己倒杯水搁着后,蓝河就到穿衣镜前去系领带。他打量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耳钉已经取下,软软的耳垂隐在层次分明的短发后,中间是光洁的下巴,明亮的眼睛,及眼角下小小的一点,下面则是扣到最上面的笔挺的西服和西服下包裹着的偏瘦却均匀结实的身体。除了黑黑的眼眶,我今天还是一样的帅啊。蓝河在心里感叹。

 

然后拿起已经可以入口的水一口饮下,打开抽屉,收摊开向上一抹,三把薄软刃躺在掌心,他把一把贴在手表内侧,一把插进皮带,一把黏在鞋跟。

 

离九点还剩十分钟时,蓝河拿上公文包和商务车的钥匙准时出门。

 

蓝河,蓝雨组织下间谍部五大高手之一,因不喜内部倾轧,自请来“混乱之都”第十区工作,现蓝雨第十区分会长。表面身份是蓝溪阁律师事务所的小律师一名,兼地下赛车手绝色。

 

“咚咚咚”挂钟敲到第九下时,蓝河推开门进入事务所,笑着和普通同事们打了招呼,然后径直进入茶水室,在饮水机旁第三块砖推了一下,一个金属盒子弹了出来,蓝河弯下腰把眼睛贴上去,30秒后它发出“嘀”的一声,同时左边原本严丝合缝的地板分开,一道楼梯露了出来,蓝河一脸平淡的走了下去。

 

穿过两侧布满激光枪的长长的隧道,推开带指纹检测的门,蓝河终于到了蓝雨第十区分会总部所在。

 

房间里到处是蓝白相间的色彩,四周布满了大型机器,许多人正在自己位置上,对着电脑噼里啪啦。看到蓝河来了,几个负责人围过来汇报昨晚的成果,蓝河也不停的一路走过去,边听汇报,时不时的打断一下,下几个修改命令,边绕着各机器走了一圈,视察工作。最后等蓝河走到自己位于最里面的座位时,汇报已经听完,众人散去,蓝河对旁边座位上的人说:“早上好。”

 

“早上好,”笔言飞闻声转过头,他是蓝河的副手,说“你昨天又去赛车了?黑眼圈那么重。”

 

蓝河呵呵一笑,丢开空空的公文包,脱下西服,低头查看桌子上的文件,转移话题的问:“今天有紧急事件没?”

 

笔言飞没再说他,拿过一边刚打好的文件,也没起身,办公椅一滑,到了蓝河旁边,把文件递给他:“今天早上凌晨在冰霜森林公园发现一男尸,身份是嘉世赌场的高层。”

 

“我记得,联盟上有一个悬赏是杀他。”蓝河皱眉看文件。

 

“对,现在赏金已经被取走,显示揭单的人名叫君莫笑。”

 

 

 

如果黑暗世界有本实际最伟大的发明,非联盟网站不可。

 

联盟是一个由一个非组织人员办的一个网站。是普通人和黑暗世界联系的大门,进入网站的普通人可以在网站上悬赏,无论是杀人还是放火,只有有钱总会有人愿意做。而黑暗世界的人则可以在上面接任务或交流。

 

联盟刚出来时并不火,是后来,各大组织抢任务花样百出,全都死伤无数,各方对峙不下时,联盟提出了荣耀比赛,规则是每年各组织出三人进行荣耀比赛,胜利的组织在第二年与其他组织争任务可要求其他组织退让一次。从那以后,联盟才成为进入黑暗世界必经之路。

 

蓝河登陆进联盟网站,他的ID蓝桥春雪还是在他第一次独自完成任务后黄少给取的。

 

蓝河点进聊天区,果然,今天联盟聊天区的头条果然是那个君莫笑。蓝河点进去,只见楼主洋洋洒洒的写了几千字,把事情全交代清楚了。

 

那个杀人任务是在一个月前发的,要杀的那人本也不是特别厉害的角色,但只凭他是荣耀三连冠的嘉世的人最近还一直躲在嘉世里,各小组织就会绕道,大组织也会给个面子,所以一直没人去接。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杀了还没被嘉世发现,这等于扇了嘉世大大一耳光。那人还敢揭了单,众人都等着看好戏。

 

联盟上接任务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任务人直接指定组织或个人,一种是悬赏,任务人把任务挂上,其他组织或个人完成后,把任务过程中留下的照片发给任务人,叫做揭单。

 

蓝河把帖子看完,发现那个君莫笑是在今天凌晨突然揭的单,之后嘉世的人才发现那人死了。刚失去了第一人叶秋和强将苏沐橙的嘉世,这次丢脸丢大了。

 

蓝河看着君莫笑那个似哭似笑的笑字头像,心里有不祥的预感,这个人到底是谁。

 

正在被蓝河一脸严肃思考到底是谁的君莫笑正在床上呼呼大睡。突然一声爆喝响彻房间,“叶修,你快点给老娘起床!!!”感叹号用耳朵都听得出来。

 

那人搔着肚皮坐起身了,闭着眼嘟哝:“老板娘的声音越来越洪亮了啊。”不是其他人,就是凌晨和蓝河相识的叶修。

 

同样早上六七点才回来的叶修比蓝河可好多了,起码睡了五个小时。洗漱后,叶修无视魏琛“你连老夫都不如”的眼神,一脸颓废的抽着烟去做自己的正职——网管去了。

 

陈果抬头是叶修摇摇晃晃去前台,左转是魏琛在翘着二郎腿抽烟,右转是包子在大呼小叫玩电脑,于是她低头,对自己的未来表示深刻的怀疑。

 

陈果本是兴欣网吧的老板娘,有点小身手,算半个黑暗世界的人,在联盟上有个账号叫逐烟霞,偶尔接点杀商业间谍的活,生活很平淡,直到一个雪夜,走进网吧的两个人改变了这一切。

 

现在的陈果是兴欣组织的老板娘加投资者,那天走进来的是被赶出嘉世的叶秋也就是叶修和她的偶像苏沐橙。在来到兴欣后的一年时间里,叶修到处挖人建立兴欣组织,如今有着从各地挖来的人手,组织算基本建好了,那个任务就是开始的预备枪,可惜其他人不知道。

 

陈果又想了想这一年来叶修做到的事,和组织里一些人曾经的名头,把心里的怀疑压了下去,觉得自己还是可以相信他们的。

 

可惜老板娘不知道那个正被她相信的人此时正在网吧前台沉思,今天小绝色会不会去赛道呢。

 

 


评论(16)
热度(30)

性格和ID一样,一直潜水,很少上岸,较害羞
为了练笔和希望找到小伙伴
资深腐女,喜欢黑花、瓶邪、锦策、策瑜、鼠猫、谢李、彰韬、all红、叶蓝、江周、韩张、双花、双鬼
最近迷上全职高手
欢迎指^^

© 地下浅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