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浅眠

【叶蓝】人与神相恋之告白

我怎么发现我写古风比写那篇《史密斯夫夫》顺手啊,不行,我要补点高大上的电影或书看,求推荐

看大家好像很喜欢他两十世的故事,就把他们十世的告白写了出来【哪有十世,才八世

呃,因为第一世游戏没开始,第十世结局未定,所以只有中间十世。

又因为我是倒着写,越写越累,所以越前面写得越差,最前面三世干脆是对话,我错了,请往下拉,后面几世的好一些。

怕大家忘了十世的内容,我又贴在段子上面了。




第二世

蓝河是药店小老板,叶修是对门客栈大掌柜

两人对门对着对着就对上了眼,药店和客栈合在了一起,客人们觉得真神奇

叶修先告白


叶修:小蓝啊,你看,我的店里总有人生病,不如我们把你的药店和我的客栈合起来呗

蓝河:为什么,药店和客栈合起来不奇怪吗

叶修:这样,我们两的房间不就可以合起来了吗

蓝河:我的房间为什么要和你的房间合起来啊

叶修:这不是我们在一起了,自然要睡一起啊

蓝河:谁跟你在一起了啊,你别胡说

叶修:那你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啊

蓝河:你又没说喜欢我,诶,不对,是我不喜欢男……

叶修(打断):好,我告诉你,我喜欢你,可以在一起了吧

 

 

 

第三世

蓝河是小秀才,叶修是敌国大将军

受了重伤的大将军把小秀才的茅屋砸破了,心善的小秀才捡回了大麻烦

最后叶修把下凡来砍他的张佳乐本国大将军砍走,偷走了小秀才

蓝河先告白


蓝河:别晃

叶修:小蓝,没晃,是你喝醉了

蓝河:我没

叶修:好好好,你没喝醉,那你知道我是谁

蓝河:叶修

叶修:耶,真知道,好像很好玩,那,小蓝,你有喜欢的人吗

蓝河:有

叶修:谁啊

蓝河:叶修

叶修:呃,小蓝,是你的告白太诱人,明早起不来别怪我。

 

 

第四世(最后叶神无下限,慎)

蓝河是皇商的独儿子,叶修是落魄大少爷

蓝河一次好心的帮助,被大心脏叶不修赖上了一辈子

叶修先告白

 

叶修:小蓝,我决定搬出去了

蓝河:啊?为什么突然决定

叶修:因为我要出去赚钱养媳妇

蓝河:原来你有喜欢的人了啊,那就好,以你的能力可以过得很好的,以后对人家好一点,难得有人肯要你,别总欺负别人,你妻子要是不要你了,就有得你哭的,我明天还有事,就不送你了

叶修:诶,那可不行啊,你不和我一起去怎么知道房子你喜不喜欢啊

蓝河:为什么要我喜欢,你妻子喜欢就行了,好了,我先走了

叶修:别走啊,你走了,我去哪儿找媳妇啊,小蓝

蓝河:你……你……

叶修:哈哈,总算明白了,小蓝,我喜欢你,你做我媳妇呗,白天你出去干活我在家睡觉,晚上你回家睡觉我在房里干活。

蓝河:(脸红)滚滚滚!!!

 

 

第五世(突然文艺了,慎)

蓝河是送和亲公主来本国的外国大使,叶修是本国荒唐王爷

蓝河送和亲把自己送上去了,叶修荒唐名声更上一层楼

蓝河先告白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愣愣的看着屋外的春雨一会,蓝河突然吟出了前朝后主的词,回过神来时不由笑着摇了摇头,瞎想什么呢。

然而摇头摇不掉心里反复吟着“别时容易见时难”的声音。坐着时那声音在吟,站着的时候也再吟。坐坐站站好几次后,蓝河终于忍不住问叶修特意给他的小厮,“王爷在哪里?”

得到消息后,蓝河打开衣柜换上劲装。

记得他们初见时,他初送公主到此地,他听信荒唐王爷的流言心中不喜他。

蓝河拿上叶修送他的宝剑。

后来,一次意外的刺杀,那个荒唐王爷救了他,让他们有了联系。

蓝河在走廊上奔跑,心里吐槽把走廊建那么长的人。

三个月的养伤,让他们了解彼此。

蓝河已经看到站在门口的叶修。

商议婚事时,叶修突然点了他做新娘,他忽略心里隐约的悸动,以两国友好的名义答应了。

蓝河到了叶修面前,叶修奇怪的看着他,张嘴……

现在他知道了,他是……

“我喜欢你。”就算知道不应该,蓝河还是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了。

然后,蓝河就后悔了。不只是因为周围的下人,还是因为……

只见叶修无辜笑,说:“诶,小蓝,我们不是早成亲了吗,我以为你知道的。”

 

 

第六世

蓝河是镖局小儿子,叶修是江湖浪子

蓝河第一次走镖时相遇,后来叶修每年四处流浪时总会无意的在蓝河的镖局住一段时间

叶修在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后,终于把特意下凡来给他使绊子成为蓝河哥哥的黄少天打包给了特意陪黄少天下凡成为大家公子的喻文州[呼,累死],成功入赘蓝雨镖局

叶修先告白

 

叶修走后一个月又回来了,其时正是上元节,于是蓝河邀请他一起去逛灯会。

逛到一半时,蓝河他们和黄少天喻文州被人群冲散了,毕竟都是成人了,蓝河也没有多在意。(而叶修?他巴不得黄少不在。)

又逛了一会,叶修突然说要请蓝河去屋顶上喝酒,于是两人就回了蓝雨镖局。

在屋顶上坐定,叶修就拿出了两坛女儿红,一人一坛喝了起来。

蓝河第一次见叶修喝酒,不由好奇的盯着他看,只见叶修修长的手指轻扣着壶口,凑到唇边手腕微转,弧度清浅,酒液浸湿嘴唇便滑进口里,这姿势迎着月光竟有几分飘然欲仙的气质,完全不似这人平时的样子。蓝河不由就多喝了几口。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没有说话,默默地喝着酒。当酒壶几乎空了时,蓝河已经有些迷糊了。

蓝河酒量不大不小,却有个奇怪的情况,在他喝醉却又没完全醉死过去时,你问他什么他就会回答什么,只有真没有假。因为这个情况被自家哥哥和几个朋友戏耍后,蓝河就再也没有喝到那种情况了。

感觉再喝就会控制不住了,蓝河放下了酒壶,准备去睡觉,至于叶修今天这么奇怪是为什么,明天再问吧。

可还没等蓝河完全起身,叶修伸手一拉,蓝河又坐了下来。

叶修看着蓝河因为醉酒微红的眼眶,觉得口有点干,又喝了一壶酒,咳嗽了两声,问:“蓝河,你醉了吗?”

“快了。”

嗯,叶修在心里点头,说话变简洁,是蓝河进入那种状态的标志。于是又问:“蓝河,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修。”废话,蓝河在心里唾弃叶修。

叶修又喝了一口酒,深呼一口气,问:“蓝河,你喜欢蓝色还是绿色?”

“蓝色。”这是干嘛,蓝河眨眼。

“喜欢剑还是刀?”

“剑。”无聊,蓝河撇嘴。

“喜欢吃饭还是吃面?”

“吃饭。”

“喜欢叶修还是叶修?”

“叶……”蓝河突然顿住,睁大眼睛看着叶修,脸上是费解,但在月光下清晰可见的脸颊却像朱砂滴进水里慢慢晕染上红色,

叶修看见蓝河停住,也僵硬了一会,但强大的心脏拯救了他,看到蓝河只是脸红没说话,定了定神,笑着问:“蓝河,我喜欢你,你呢?”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蓝河一直没动,正在叶修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点了他睡穴时,蓝河突然动了,他转身急掠回自己房间,匆忙间甚至打翻了叶修的酒壶,关上房门就没有捂着脸没动静了,不理会屋外叶修带着笑意拉长着调叫“小蓝啊~小蓝啊~”

过了一会,捂着脸降温的蓝河突然觉得不对,摸着打湿的袖子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一点酒味也没有,然后镖局众人听到了阔别一个月的话。

“叶修,你妹!!!”

 

 

 

 

第七世

蓝河是乱世孤儿,叶修是商家之子

两人一起从军相识,然后一起打败敌军里再次下凡砍叶修的张佳乐和陪他下来的孙哲平,最后两人携手归隐山林

蓝河先告白

 

夜晚了,敌军终于退后扎营,千波城又保下一天。

蓝河拿着越来越少的晚餐走进帅帐,叶修果然在这。

“放一边吧,我一会吃。”叶修听到有人走进来,随口一说,也不抬头,专注于案牍。

蓝河也不劝,把饭菜放到一旁的桌上,自己走到叶修旁边,整理桌上昨天才清理好今天又乱糟糟的资料,把叶修会有用的放到他手边,还没用的放他右手边不碍事的地方,已经用完的收好。

收拾到一半,叶修突然开口,“昨日哨兵发回的信息。”蓝河自然地在右边一摞的中间抽搐一张纸条放到叶修的手里。叶修拿到继续研究,从头到尾都没抬头,只是嘴角多了一抹笑意。

月亮爬上杆头,叶修终于长呼一口气,放下地图,扭了扭脖子,笑着站起来对蓝河说:“好了,饿了没,哥请你吃饭。”

见叶修隔了三天终于又开玩笑,蓝河知道事情可以解决了,也不先问,拿过那两人份的饭菜,对叶修揶揄道:“叶大将军就用我自己的份例请我吃饭,也太抠了吧。”

“那等明天最后一战打完了,你随我回家,我自然请你吃饭,一辈子的,怎样?”叶修一脸你赚大了的表情笑道。

蓝河听见这话,筷子停在嘴边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盯着叶修的眼睛问:“明天最后一战,你的把握有多大?”

叶修见蓝河问得认真,放下筷子,正色回道:“五成,孙哲平为人霸气却有度,热血却不冲动,张佳乐更是看似体弱实则敏锐老辣,两人组合,一攻一守,默契非凡,确实是强手,但孙哲平左手似是有问题,张佳乐对此紧张非常,而张佳乐本身就是孙哲平的弱点,明日,先放他们进城,我牵制住他们二人,你与其他将是和提前埋伏在外的伏兵两边合围,歼杀敌军。”叶修第一次与别人说起自己的计划,且声音柔和。

“所以说,明天你胜,我们赢,你输你死我们输。”蓝河面无表情。

“别这么说啊,小蓝,我们怎么可能输,你太小瞧哥了,要受惩罚哦。”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

叶修脸色剧变,厉声说:“别瞎说,你……”

“我不及你们,但牵制一二还是可以的,”蓝河打断他,“别说我会妨碍你,你教了我一年,到底会不会妨碍,你自己知道。”

叶修嘴唇张合半晌,终于挤出几个字,“……你……危险……”

听了这话,蓝河的表情终于裂开,眼睛通红,“你,你还知道危险,我们是不会输,你就算死也会拉上那两人作伴,你说的五成根本不是战争,是你自己的生死!”蓝河说到最后几乎是在吼,“死”字完全是咬出来的。

“没……”

“没屁,你敢说你不是这样想的。”

蓝河脸色发白,浑身颤抖,几乎厥过去。叶修见了急忙扑过去,把蓝河紧紧地抱在怀里,拍着他的背吼,“冷静下来,呼吸,快呼吸。”

蓝河终于缓和下来,两人静静的抱了一会,帐外荒漠特有的风刮过营帐,发出“唰唰唰”的声音。

蓝河伏在叶修怀里,平静的说:“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僵硬在那,眼神在狂喜和不舍中挣扎,但蓝河根本没有等他回答。

“所以,明天我和你一起去。”

叶修突然笑出来,“你这是耍赖皮啊,蓝河将士。”

“那你明天回来后军法处置我啊。”见叶修笑出来,蓝河也放松下来,学着叶修平时的嚣张样回道。

“那怎么行呢,我要处置了自己的媳妇,回家后,老太太不打死我,没死在战场死在老太太拐杖下,你让你丈夫的脸往哪放。”可惜蓝河的功力永远比不上叶修,不一会又红了脸。

“你……唔。”帐内蓝河急促的声音不知被谁吞下去了。帐外的明亮的圆月像在微笑,看来明天一定会更好啊,将士们想。

 

 

 

第八世

蓝河是汉官之子,叶修是反清复明之士

叶修刺杀失败,被路过的蓝河救了,两人共处三个月

最后蓝河随叶修走了

蓝河先告白

 

夜已经沉了,屋外笑闹的声音渐渐低下,屋内互相嘲讽的频率已经慢下来。

终于,两人都不再说话。

叶修看着蓝河在烛光中柔和的面庞想,灯下看美人,古人诚不欺我啊,只可惜……

“我该走了。”

“等一下。”蓝河急拉住叶修的衣摆。

叶修奇怪地回头看着蓝河,只见那因从小没吃苦而白净的脸蛋红润起来。初见时还带稚气的脸庞在经历这些事后,眉间已经微微露出男子的刚毅和本人特有的正气。叶修看着蓝河的脸少有的晃了神,没看到蓝河反复开阖的嘴唇。

“……就是这样。”蓝河鼓起勇气讲完,才敢看叶修的眼睛,却发现这人根本在发呆,估计一个字都没听到,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感受到蓝河怒瞪的威力,叶修总算回过神来,说:“啊,你刚才说了什么,抱歉抱歉,哥看走神了。”一副谁要你长那么好看的样子。

蓝河急促的喘息几下,说:“我说,要你带我走。”

叶修愣了一会才回过神,努力控制嘴角不向两边咧开,说:“什么呀,我还以为小蓝那么认真的说话,是要跟哥表白呢。”

蓝河涨着脸,盯着叶修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这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

然后,蓝河终于见到一向淡定的叶修张着口愣住的傻样了,红着脸笑了起来。

事后,叶修辩解,“为了媳妇开心,这哪叫傻样。”

然后被通红着脸的蓝河追杀。

 

 


第九世

两人都是抗日军人

在一场战役中,一起被炸死,死前互相告白

叶修先告白

 

炮火在身边炸开,视线剧烈的摇晃,叶修已经不知道这是因为地面在晃动还是因为自己急促的喘息,他摊开因为长时间握枪而僵硬的手臂躺在地上。

援军已经来到,他们的任务完成了。

又一颗炮弹炸在他的左边,弹壳砸在身上却没有感觉。

叶修转过头,蓝河正躺在他的右边,与他一样的急促喘息着,血液和灰尘糊了满脸。叶修艰难地伸出手,像往常一样抚在他脸上,想擦干净那个爱干净人的脸,却忘了自己手也是脏的,根本擦不干净。难得那人没有大骂着“滚滚滚!!!”跳开,而是略显依恋的侧了侧头。

看着蓝河微眯着的眼里和初见时一样干净温润,叶修扯开嘴笑了,对着蓝河的眼睛动了动嘴唇,同时看到那人嘴唇也动了。明明在炮火轰鸣的战场里是听不见对方说话的,两人却都笑了,就像在军校认识的第一天一样。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评论(12)
热度(23)

性格和ID一样,一直潜水,很少上岸,较害羞
为了练笔和希望找到小伙伴
资深腐女,喜欢黑花、瓶邪、锦策、策瑜、鼠猫、谢李、彰韬、all红、叶蓝、江周、韩张、双花、双鬼
最近迷上全职高手
欢迎指^^

© 地下浅眠 | Powered by LOFTER